首页追忆缅怀 > 姜会林:王大珩院士永垂不朽

姜会林:王大珩院士永垂不朽

王大珩院士永垂不朽

姜会林 

2011721,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两弹一星”功勋专家,国家“863计划主要发起人王大珩与世长辞了,这是我们国家一个极为重大的损失。作为王老培养多年的学生,我肝肠寸断,悲痛万分,与恩师相处的点滴往事跃然眼前,恩师为国为民的卓越贡献和高尚精神铭刻于心。

 一位科学家的丰功伟绩

王大珩生于1915226193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38年赴英国留学,1948年回国。在近一个世纪的人生中,王大珩忠心耿耿、远见卓识、贡献卓著,建立了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

忠心耿耿的爱国科学家。在英国留学期间,为了发展中国的国防军工事业,王大珩毅然放弃了正在攻读的博士学位,到英国昌司公司学习光学玻璃制作工艺。回国后,与龚祖同等一起炼出中国第一炉光学玻璃,为军用光学仪器的研制与应用奠定了坚实基础。1948年,王大珩放弃了国外优越的研究与生活条件回国,亲手创建了大连理工大学应用物理系,亲自创办了中国科学院仪器馆(现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主持建立了西安光机所、上海光机所、合肥光机所、成都光电所,建立了新中国强大的光学研究基地。新中国成立以来,王大珩多次代表国家出席国际学术会议、参加国际学术组织,为祖国赢得了无数荣誉,先后当选为国际光学工程学会主席、国际计量委员会委员、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等。20058月,90岁高龄时他还专程来长春出席第20届国际光学大会并致辞。

远见卓识的战略科学家。19863月,王大珩等四位科学家向邓小平同志提出“关于跟踪研究外国战略性新技术发展的建议”,即后来著名的“863”计划,对我国科技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1992年,王大珩等六位科学家致信国务院提出“关于成立中国工程院的建议”,很快得到批准。近二十年来,中国工程院在国家科学技术和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03年,王大珩向温家宝总理提出“我国应抓紧研制大飞机的建议”,预计2014年底中国自主研制的大飞机将飞上蓝天。

贡献卓著的功勋科学家。解放初期,王大珩率领长春光机所科研人员,研制成功8种先进的光学仪器和一系列光学玻璃,被称为“八大件一个汤”,开创了新中国光学事业的新纪元。毛主席在参观长春光机所科研成果时赞扬道:“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手中,就会像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光焰普照大地,任何人间奇迹都是会创造出来的。”20世纪60年代开始,王大珩主持研制成功多种大型光测设备,为原子弹爆炸、导弹发射、氢弹试验、人造卫星上天等做出了重大贡献;主持研制成功一系列靶场测试仪器,为国防建设做出了突出业绩;在我国仪器仪表、激光技术、彩色电视、光学计量等方面取得了开创性成就。鉴于王大珩在科学上的重大成就与贡献,2010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将17693号星命名为“王大珩星”。

 

一位教育家的杰出贡献

王大珩不仅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而且还是我国现代光学工程教育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为中国教育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

“光学工程”专业的缔造者。五十年代初期,在王大珩的倡议下,浙江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先后创办“光学仪器”专业,随后清华大学、天津大学等许多高校陆续开办相关专业,如今全国已有百余所高校设立了此类专业。1958年,王大珩创办了长春光机学院(现长春理工大学),亲自兼任院长,给学生授课,培养光学及光学工程专门人才,至今学校已培养出10万多名毕业生,大多数成为科技精英和产业骨干。1997年,王大珩致信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建议设立“光学工程”一级学科,现在全国已有“光学工程”博士学位授权单位32个、“光学工程”国家重点学科9家。

先进办学思想的倡导者。1958年长春光机学院成立之初,王大珩就提出了“突出特色”和“两个三结合”的办学思想。“突出特色”即“光学特色”和“国防特色”,其中“光学特色”主要体现在专业设置上,除“光学仪器”专业外,还开设了国内第一个“光学材料”专业、第一个“光学工艺”专业以及第一个“激光技术”专业等,如今我校仍然是国内光学类专业设置最全的高校。“国防特色”主要体现在为国防系统优先输送优秀毕业生上。“两个三结合”即校内“教学、科研、生产”三结合、校外“学校、研究所、工厂”三结合。五十多年来,学校一直秉承王大珩提出的办学思想,受到了国家和社会各界的好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国家针对高校课时多、学生负担重的情况,要求减少学时总数,王大珩坚持只减理论教学学时而不减实验实习学时。王大珩当时的决定,与近些年教育部的文件精神是一致的,可见王大珩的办学思想富有远见卓识。20076月,王大珩等三位院士致函温家宝总理提出“关于加强我国创新方法工作的建议”,其中第二条是“要从娃娃抓起,包括中小学、大学、科研机构、公众教育,全面提高国民的科学思维与创新精神”,有力提升了国民的创新意识。同年8月,王大珩等四位院士为提高大众对光学知识的了解,启发青少年的创新思维,提出了“关于建立中国光学科学技术馆的建议”,目前中国光学科学技术馆正在建设中。

优良学术道德的引领者。1964年,王大珩指导长春光机学院本科生赵洪宽毕业论文,为地质探矿研制一台分析仪器,难度较大。王大珩带着赵洪宽找到长春地质学院学部委员一起研究需求与总体方案。为了确保仪器的精度,他要求材料性能指标精确到小数点后第五位。该毕业论文的成果,早已转让给吉林省一家工厂生产,在国内获得了广泛应用和高度评价。1998年,王大珩回学校考察时说:“赵洪宽当年的本科毕业论文,现在评价就是一篇优秀的硕士论文。”1965年,王大珩指导的硕士研究生蒋筑英研制出中国第一台光学传递函数测量仪。在全国光学测试学术交流会上,主持人安排蒋筑英做大会报告,王大珩知道后改为小组发言,目的让蒋筑英做得更深入些。后来,蒋筑英根据王大珩的意见对设备做了一些改进。1979年,日本、德国光学专家来长春参观时,把这台光学传递函数测量仪评价为世界先进水平。1996年,我校对研究成果“视频/红外图像转换技术”召开鉴定会,专家组成员多数认为与美国应用成果相比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而王大珩却坚决不同意。他认为,我们的成果是实验室水平,与美国相当,但美国已经应用到装备上了,从实验室到装备还要走很长的路。后来大家同意了王大珩的意见,这项成果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四等奖。

 

一位恩师的崇高精神

1983年,我拜师王大珩攻读博士学位。与恩师相处的近三十载岁月中,他终身学习、严谨务实、谦虚谨慎、与时俱进、尽瘁报国的崇高精神时时影响着我,鞭策着我,成为我前进的动力。

永无止境的终身学习精神。1983年,我到王大珩家请教问题,他正在看《Basic语言》一书,并很认真地对我说:“我快70岁了,可还是个计算机盲,不学习不行啊,都没有交流的共同语言了。”前些年,王大珩的眼睛不好,仍然坚持每天用投影仪看资料,发现问题需要讨论时,就打电话把人请来,直到讨论清楚为止。

追求真理的严谨务实精神。1986年,我把博士论文初稿送给王大珩审查,一周后收到他的来信,密密麻麻地写了6页稿纸,既肯定了优点,又指出了不足。其中,光学系统公差一章,我引用了国际上一些专家的观点,王大珩指出国外的观点并不正确。我按照他的意见重新做了理论与实验研究,找出了性能与公差间的非线性关系,提出了“光学系统经济公差理论”,他看了之后非常高兴。1988年,我把这部分内容写成论文发表,被SPIE收入“里程碑丛书”在美国出版发行,直到2006年美国人还在引用这篇文章,论文应用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987年初,王大珩指导的包括我在内的3个博士研究生论文完成,他明确指示长春光机所研究生部,要尽量多地送给国内同行专家评审,论文主要内容必须全部同意才算通过,而我的论文“光学系统设计的经济效益问题”,需要找来自研究所、高校、工厂的二十多位专家评审。论文答辩时王大珩作为导师不出席,希望专家们严格要求、不留情面。

严于律己的谦虚谨慎精神。1982年蒋筑英去世后,长春光机所党委责成我收集整理蒋筑英的事迹。当我把初稿送给王大珩审阅时,他把类似“蒋筑英是我国著名科学家王大珩的研究生”中“著名”的字统统划掉了,然后对我说“不能随便使用这样的词,是不是著名,要由社会来评价,不能自己说啊!”1991年,在“庆祝王大珩从事科研工作55周年”会议上,中国科学院一位同志讲“王大珩是我国光学之父”,王大珩立刻站起来说,“此话实在不敢当!在我前边还有严老、龚老、钱老等等,我只是在他们的基础上做了一点点工作罢了”,当时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动。

科学发展的与时俱进精神。2002年,我在王大珩家里遇到一位记者采访王老,题目是“谈一谈知识经济形势下的生产力三要素”,他认真地把知识经济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做了比较,从劳动者、劳动工具、劳动对象三个方面阐述了不同点,并提出了很多新观点,记者非常满意。2004年,我国制订新的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王大珩给国务院写信,希望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协调发展与交叉融合”内容写入其中,并提出了详细的提纲。温家宝总理、陈至立同志都做了重要批示,采纳了王大珩的建议。

赤子丹心的尽瘁报国精神。2003年,王大珩给温家宝总理建议“研制大飞机”的函发出后,总理亲自到王老家进行交谈,并委托他组织专家提出具体建议。王大珩很快组织召开会议,从早开到晚,回家后得了重感冒,连续发烧3天。当时正值“非典”疫情严重时,我劝他要少出去开会,因为毕竟88岁了。他随即反问我说,“如果我什么会都不参加,什么信息也不过问,那不等于我的生命终止了吗?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我想了想后劝他要“量力而行”、“尽力而为”,他才勉强点点头。20073月,我和校领导到王大珩家汇报几件事情,并讨论了有关国防上的一项试验情况,结束时他说“我今天是92.07岁,我知道自己有效的工作时间不长了,但我仍然要以周恩来总理为榜样,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努力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们在场的人都被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今天王大珩院士虽然与我们永别了,但他的丰功伟绩和杰出贡献将永留世间,他的崇高精神将永远铭刻心中。我们一定要继承王大珩院士的遗志,奋发图强,努力工作,为国家争光。他期盼而未能完成的遗愿(如编一部中国光学名词、编一部中国光学发展史、建设中国光学科技馆等),我们将在中国光学学会理事会的领导和各级政府的帮助下,一定实现。

王大珩院士安息吧!

王大珩院士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