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追忆缅怀 > 钟景昌:王大珩先生精神永存

钟景昌:王大珩先生精神永存

    王大珩先生逝世的噩耗传来,我万分悲痛。

王大珩先生是我国最著名的战略科学家。他高瞻远瞩,为我国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为我国的光学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作为培养出知识分子优秀代表蒋筑英的教育家,他为我国培养了众多院士和难以计数的各科技领域的担纲人才。王老的逝世是我们国家的一大损失,更是我们长春理工大学无法估量的损失。

作为长春光机学院(长春理工大学前身)的首届学生,1958年建院初期我就接受过王老的亲身教诲。他亲任院长,亲自制定教学大纲,并为我们讲授普通物理、理论物理和无线电电子学等理论和应用课程。能够聆听王老授课是我的幸运,也是一种艺术享受。王老学识渊博,任何难理解的概念,他都能深入浅出、幽默易懂地解释明白。他那精湛的演讲艺术令我至今都无法忘记,有时我已经忘记了某个概念书本上是如何说的,却能记起王老在课堂上讲课时的表情与动作,于是便重新唤起了当时的记忆。

我们追思王老,就是要学习和继承他的高尚品德,代代相传并发扬光大。王老特别关心和爱护他的同事和学生。记得200412月初,我随校领导和部分教师赴北京为王老庆祝九十寿辰,当我最后一个走上前去拜见王老祝他健康长寿时,他突然说:“你是个搞半导体的”。 我惊讶极了,心里纳闷王老是怎么知道我这些年干的事呢。仔细回想,几年前开学术会议的机会,与王老在餐厅同桌就餐时,我曾向他汇报说,“我是您的学生钟景昌,这些年在长春理工大学和大家一起做些半导体激光方面的研究工作。”一下子就被他记住了。事后我得知, 王老几乎记得他教过的我们班每个同学的名字和毕业后的工作。

王老将毕生精力献给了国家,心里只有研究、发展和育人,唯独没有自己。几年前王老患病住院,我到病室探望。本以为他年事已高又患病在身,一定特别关心治疗和药物了。因我有些美国医药方面的方便条件,便主动询问王老有没有特别需要的药品协助引进。但王老对此话题并不感兴趣,而是一直在讲解当今世界上集成电路的发展情况,滔滔不绝,耐心而亲切,却只字不提他的病情。后来从诸多的拜访者那里得知,王老只谈学术、谈研究、谈育人和国家需要;很少谈及自己的身体和生活琐事。他的无私奉献精神令我敬佩不已。

那次探望,我至今记忆犹新。平易近人的王老与我就像是朋友之间在谈话,让我抛却了所有的紧张和拘束。离开病房时,坐轮椅的王老还坚持送我到大门外。那次与王老的几张合影成为了我永远的珍藏。

我们要学习王老如何做人,要学习王老如何做事!

王大珩先生精神永存!

王大珩先生永垂不朽!

 

  钟景昌:长春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长春理工大学(原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首届学生